4.gif

f76fb2e8

棉花糖(1)——站内某位大佬的脑洞扩写(父女系,非血亲)

老规矩1L祭天,脑洞原文在此。

https://bbs.summer-plus.net/read.php?tid-1295491.html

4.gif

f76fb2e8

(本故事纯属虚构,与现实世界没有任何关联)
(本文出现角色均已成年,文中部分表述为文学效果)

********************************************************************

    我今年28岁,结婚有三年了,老婆是个单亲妈妈,今年31岁,和前夫的女儿
今年1X岁。

    说起我们的婚事,还真是个奇妙的故事。妻子的前任丈夫在结婚没多久后便
去世了,小丫头是个遗腹子,妻子顶着父母亲朋的非议把女儿生下来,重男轻女
的婆家看到生了个女儿也对她不管不问,妻子独自抚养着女儿,一直以来母女俩
相依为命。

    那是在快5年前了,那天我正要去书店买书,一个蹦蹦跳跳的小姑娘走在我
旁边,小孩子嘛,就喜欢玩,看她伸着手踮着脚,左摇右晃的走在人行道高出非
机动车道的道梗上,我一边走,一边带着姨母笑就看着她玩。

    突然,小姑娘一个趔趄,整个人向外栽倒,这还不是最危险的,前面不远就
是一辆电动车迎面开来,车速很快,看驾驶员的样子已经在尽力刹车了,不过恐
怕来不及了。

    我没有多想,一个大步向前拉住小姑娘的一只手,半转过身,把小姑娘护在
怀里。只觉得背上传来一股冲力,我踉跄半步,膝盖磕在路梗上,火辣辣的疼。

    电动车看没出大事故,开足马力,逃也似的开走了。我放开怀中惊魂未定的
小姑娘,坐在路梗上,掀起裤腿一看,果然,膝盖已经肿了起来。女孩的母亲也
冲了过来,抱着女儿左看右看。

    四周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掌声,女孩的母亲也拉着她,过来对我千恩万谢。虽
然我觉得没什么大事,但是她们还是拖着我去医院做了检查,又叫了出租车把我
送回家,奇妙的是,她们居然和我住在一个小区,不过她们的房子是租的。

    小姑娘在最初的惊魂未定之后,就一直粘着我,如果不是她妈妈非要牵着她
一只手,她恨不得两只手都抱着我的大腿走路,让她妈妈都有些吃味了。

    而这只是一切的开始。第二天傍晚,我在家办公结束,刚刚关掉Word打开英
雄联盟的时候,突然传来敲门声。拖着伤腿打开门,门外就是穿着一身白色连衣
裙,背后还背着个小书包的小姑娘,看见我,就欢呼一声,抱着我没受伤的腿就
想往上爬。

    我连忙把小姑娘让进来,本来想招待她吃点小零食的,不过小姑娘一眼看见
了电脑上打开的LOL,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非要看着我玩游戏。我拗不过她,
刚坐在凳子上准备开局,小姑娘就蹭蹭的爬到我身上,坐在我身上指着载入界面
的人物问东问西。

    打游戏的时候,小姑娘比我还激动,坐在我身上大呼小叫的,小身体在我怀
里一扭一扭的。当然,我不是变态,没有对她起什么绮念,不过香香软软的的小
身体真的让人感觉很惬意,我突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养猫了。

    直到快吃晚饭的时候,小姑娘的妈妈才找了过来,小丫头被拖走的时候还一
脸依依不舍,也不知道是不舍得我还是不舍得游戏。

    从此之后,这就成了常态,小姑娘每天都准时到我家报到,最喜欢看我玩游
戏,不过看电视,吃零食也没意见——只要能爬在我身上。等我腿好的差不多,
我干脆把我家的钥匙给了她一把,正好她刚从XX园毕业,马上就要上X学,干脆
一天都赖在我家了。

    小姑娘的妈妈也是很无奈,开始几天还能把小丫头拖回去,过了一周左右就
开始请我到他们家吃饭才能顺便把小丫头带回去,结果没两天小姑娘看我拖着伤
腿走来走去和她妈妈大吵一架,无奈之下只能带了菜到我家来做,她的手艺相当
不错,我倒是有了口福。饭后小姑娘还要在我这儿腻一会,做完作业再回家,她
妈妈不止一次吃味的说小丫头是把我这儿当家了,自己家倒像是只有床一样。其
实说实话,要全程陪着女儿的她其实也差不多。

    又过了半年左右吧,有一天,还是在玩游戏,在两局的间隙,小姑娘突然对
我说:“叔叔,你觉得我妈妈好不好?”

    我没有会意:“你妈妈当然是个好妈妈,把所有心血都灌注在你身上了。”

    “哎呀,叔叔是笨蛋,”小丫头生气:“我是说,叔叔喜不喜欢我妈妈?”

    我不由窘然,平心而论,小姑娘的妈妈虽然比我大了3岁,但是长得好看,
家务全能,人又温柔,工作能力也很强,除了对自己女儿一点办法也没有,简直
是个完美的女人。又因为小姑娘的原因,最近一直在我这里忙来忙去,我不被她
吸引是不可能的。但是这种事情,在她女儿面前,我又怎么能说出口呢?

    我咳嗽了一声,强自保持镇定,“小棉花糖,怎么想到这个了?”棉花糖是
我给她的昵称,因为喜欢穿白衣服,人又香香软软的,名字里还有个糖字,所以
我就这么叫她,她自己也喜欢得不得了。倒是她妈妈,有一次冷笑着说“看你粘
你叔叔那个劲,什么棉花糖啊,牛皮糖还差不多。”气得她好几天没和她妈妈说
话。

    小姑娘在我怀里涨红了脸,把头埋进我胸口,“我想让叔叔做我爸爸嘛。”

    我正不知该如何回答时,新的一局游戏开始了,小姑娘的注意力瞬间转移,
开始强行要求我的EZ买多兰盾,这事总算是先糊弄了过去。

    不过小姑娘并没有忘记这件事,当天晚上晚饭时,小姑娘撒娇着对她妈妈说
想要个爸爸,眼睛还一直看着我,弄得我们两个都非常尴尬。吃完饭后,她妈妈
拖着她逃也似的回到了自己家。

    窗户纸一经捅破,事情的发展就开始渐渐加速,我们的交流开始渐渐密切起
来,一起去逛街,一起去看电影——这回轮到小丫头吃她妈妈的醋了。父母虽然
对我带回一个二婚还带着一个拖油瓶的女人颇有微词,但是小丫头一撒娇,“爷
爷奶奶”一喊,二老顿时笑得见眉不见眼,什么反对的话都没了。她的父母就更
加没有意见了,准岳父对我相当满意,三两杯酒下去,接着酒意就开始对我诉苦
,最后是被准丈母娘拖着走的。至于小丫头的真·爷爷奶奶......按照小丫头自
己的说法,反正从来没见过。

    过了正月,在我和小丫头持之以恒的劝说下,她终于退了租房,住进了我家
。对此最高兴的其实是小丫头,本来我安排她们睡在次卧,结果当天晚上,她就
硬要和我睡在一起,不放心女儿,又拗不过她的妈妈也就被迫的和我同床而卧,
小丫头睡得挺香,我们两个都没睡好。

    第二天起床,小丫头对我的称呼直接就改成了“爸爸”,理由是“叔叔和妈
妈都睡在一张床上了,睡在一起的是爸爸和妈妈,所以叔叔现在就是爸爸了”。
这......总不能和X岁的小孩儿解释三段论大前提小前提内涵外延的规则吧。我
试图解释什么,但是小丫头瞬间变了一张脸“小棉花糖不能喊叔叔爸爸吗?叔叔
不喜欢小棉花糖吗?”看着她含泪欲滴的小脸,我一声长叹,只能默认。小丫头
又瞬间破涕而笑,“爸爸爸爸”的叫个不停。

    有了小丫头这种强力粘合剂,又同住在一个屋檐下,我和她妈妈的情感增进
很快,2月14日情人节,一场三人烛光晚餐——本来是两人晚餐的,不过小丫头
无论如何也要掺进来——的时候,我拿出了一个翡翠玉镯,向他妈妈求婚。之所
以不用钻戒,主要我们两个一个做重型工程设备的,钻石什么的,拿点石墨在高
压机器里压一压,要几克拉有几克拉;另外一个搞经济学的,钻石消费陷阱每年
都是必讲课程,而且历尽人情冷暖,没多少小女人的虚荣心,不打算给戴尔比斯
收智商税。

    求婚理所当然的成功了,两边都没打算大操大办,过了一个月,3月14日白
色情人节,我们低调的结婚了,只开了十来桌,也没什么大操大办闹洞房什么的
,唯一值得一提的是,小丫头——哦不,现在该叫女儿了,女儿全程站在老婆旁
边,又当傧相,又当花童,还顺便把男花童——我的一个远方表侄——给赶跑了。

    岁月流逝,转眼之间几年过去,我们从公寓中搬到了独门独户的小别墅,生
活安宁而幸福,只是在这幸福中,又有了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改变。

    这天晚上刚吃过晚饭,我斜靠在沙发上,掏出手机正准备来一局王者,女儿
便顺着我的腿钻到我的怀里,今天她穿着一件白色连衫裙,扭动间半边小裙子都
掀起来,露出穿着少儿款白色丝袜的大腿,被白丝包裹着的小屁股在我大腿间磨
啊磨的,我不由起了一些反应。

    “老公,我说啊,你再这么惯着糖糖,以后管不住她可别怪我啊。”老婆在
一旁收拾碗筷,看着有点吃味。

    “咧”女儿做了个鬼脸:“妈,就你话多,我就喜欢坐在爸爸的怀里怎么啦?
不服你来咬我啊,咬我啊。”

    妻子撇嘴:“臭丫头,就喜欢粘你爸,当初我嫁给你爸的时候啊,我看你比
我还高兴。”

    “哼哼,女儿是爸爸的小-情-人嘛,嘿嘿,爸你看,妈妈吃醋了。”女儿在
我身上晃荡着腿,得意地笑了起来。

    “我说老公,你就宠着糖糖吧,等臭丫头长大嫁人了,有你哭的日子呢。”

    “我才不嫁人呢,我要陪着爸爸过一辈子。”女儿撒娇地搂着我的脖子。

    刚好推完对方水晶,全程顺风,经济压制得对方抬不起头来。我抬起头,对
妻子歉然一笑,又低头拍拍身上的女儿:“乖女儿,别闹,让爸爸再打嬴一局,
就能上黄金了。”

    “嗯,爸爸打游戏,我观战。”说着,女儿往我怀里又钻了钻,小小的身子
躺在我的胸口上,小脑袋靠着我的肩膀,咬着我的耳朵小声说:“爸,等下我们
再-做一次怎么样?”

    “别闹,你妈还在呢。”我看了看厨房里在洗碗的妻子,心里还是有些发虚。

    “哼,才不管她呢!”女儿气鼓鼓地说,然后又小声嘀咕,“反正她又不是
不知道。”

    正好这时候游戏配对成功,音效有点响,我没听清她说什么,随口问:“你
说啥来着?”

    “没,没什么!”女儿吓了一跳,连忙伸头去看我手机上选人,这时我还在
犹豫是玩刺客还是玩射手,女儿直接就帮我把角色锁定了。

    “爸,游戏都开始了,你快选人啊,时间快来不及了,我帮你选吧......嗯
,就这个,班上同学说他输出最高。”

    看着女儿锁定的角色我瞬间无语:“淦!后羿?乖女儿,你玩你老爸啊,没
个人保我,我玩个锤子后羿。”

    意识到自己选错人物,女儿吐了吐小舌头:“爸,看你发挥啦,你一定能嬴
的。”

    虽然是匹配局,但是还是有靠谱队友的,有个队友选了庄周来做辅助,这把
还有机会。后羿这种脆皮,开局还是要稳健发育,如无必要不出塔,莫贪人头莫
贪刀,不被抓不死就是胜利。女儿看我玩了一会,看我也不杀人,也不到处浪,
开始感觉无聊了起来,小屁股又开始在我怀里磨啊磨,很快我的阴茎就支棱了起
来,硬硬地戳着女儿的小屁股。

    “爸爸......鸡鸡硬了呢”女儿在我耳边呢喃,我绷着脸,操纵后羿躲开了
对面钟馗的钩子。

    女儿翻了个身,两只手放在身下,把我的裤链拉开,把我的肉棒从内裤里扯
了出来,香香软软的小手让我硬得发痛。“糖糖,不要,你妈马上就出来了”按
下回城,我分出精神试图阻止女儿。

    女儿又翻了个身,这次她把后面的裙子撩了起来,我的阴茎隔着内裤和白色
包臀丝袜戳在她的小穴上,软软的触感让我更加性奋,磨蹭之间明显感觉到先走
汁已经在女儿的丝袜上晕开了一片。

    女儿张望了一下厨房,老婆还在洗碗,不过应该是已经洗完了在洗手。女儿
把手伸向自己腰间,把包臀丝袜往下褪到腿根,又把小内裤拨向一边,小身体往
下一坐,顺势就把我的阴茎吞进了身体。

    “哦——”一大一小两声叹气声同时响起,湿滑温软的感觉让我手一颤,大
招就对着野区发了过去,屏幕上顿时一排问号,直到“嗙”一声,在我们打野李
白的隔壁砸中了对面的打野猴子。

    问号瞬间变成感叹号,李白毫不客气地收走了人头,还有空打了个“后羿神
射”。

    我却是又赶紧按下了回城,没办法,女儿开始在我怀里磨了起来,我得先缓
缓,适应一下,不然没法集中精力。

    “父女俩又在干啥呢?”老婆擦完手回到客厅,看了看我们身体中间,就让
女儿从我怀里出来,我是看错了吗,她嘴角的笑容好像有些戏谑:“马上就过1X
岁生日了,还这么粘着爸,真是‘牛皮糖’。”

    “哼!”“牛皮糖”是女儿的逆鳞,平时一说她就炸毛,不过现在我们连在
一起,她也没法扑上去“蹂躏”她妈妈,只能打起嘴仗,“我就是要坐在爸爸怀
里。”即使在和她妈妈说话,女儿屁股仍然不忘记扭动,把我的肉棒磨得像根铁
棒。

    “好啦,别玩了,你作业还没写呢,上楼去写作业吧。”

    “作业什么的,一下子就好了。”这倒是真的,女儿的成绩一向优秀。女儿
看着她妈妈,“妈,再让我看爸爸玩一会儿嘛。”

    妻子也看着女儿:“乖,听妈妈话。”

    女儿像是下定了决心:“我再看一会儿,今天晚上我一个人睡,不打扰你们
夜生活,怎么样?”对女儿来说这是很大的牺牲了,女儿习惯和我们睡在一起,
一年到头在自己房间睡的时间不到十天,很多时候让她睡在自己房间,午夜她也
会自己摸进来钻进我们被子里,有时候我们夫妻生活还没结束——算了,这个以
后再说,现在想来我和女儿现在这种奇妙的关系可能也有那些事情的原因吧。

    “人小鬼大!”老婆的脸红了起来,“臭丫头,看完这局就上楼啊,你作业
还没写呢。”,说完就走向楼上主卧,应该是去看电视剧了。

    看着老婆上楼,女儿像是松了口气般,“爸,难得妈妈让你玩,你就好好玩
一玩嘛,不要浪费这个难得的机会。”女儿的“玩”字加了重音,说着,身体开
始一上一下地动了起来。

    “咝——”,突然的动作让开始习惯慢慢磨的我感到一阵刺激,手又是一抖
,二技能就甩到了背后草丛里,把藏着的百里守约点了出来。

    又是一排感叹号,被四个大汉(?)围着的百里守约人瞬间就没了,我有点
不好意思,忍着刺激说了句“手滑了”转成文字发了出去。

    “这样的手滑我也想要”我们的妲己秒回,应该也是语言转文字。

    女儿有点不满意了,她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撑着我的胸口把下身抬了起来,
只留一个龟头留在穴口,然后看着我的眼睛,身体慢慢下沉。

    “爸~,你的射程好长啊~”肉棒渐渐被小穴吞没,龟头已经顶到子宫颈了,
还有大约四分之一留在外面。还好我提前按了回城,不然十几秒不动人多半没了。

  女儿停了一会,身体微微颤抖着,应该是达到一个小高潮了,她重重的吐了一
口气,身体继续开始一上一下,不过没一会,动作就开始慢了起来,看来是体力
不足了,“爸~,你快动~呀,不要老是挂机啊,快点动~起来,不然‘系统’会
扣你分的。”

    “得令!”收到命令,我开始挺动下身,女儿剧烈地喘息着,小脸潮红,水
汪汪的眼睛快要滴下水来,白色丝袜在这段时间的“剧烈运动”中已经褪到了脚
踝,脚趾一会伸直一会蜷紧。她把手指放进嘴里,没有咬住,还是剧烈喘息着,
小小年纪,甜美可爱的脸上竟有了超越成年人的妩媚。

    我匆匆的结了局,靠着之前两次意外积累的优势,我们的发育非常完美,十
来分钟就推平了对方水晶。打完这局,我也算终于上了黄金,可以放下手机,专
心对付我身上的小丫头了,不过女儿还是大呼小叫的,好像我们还在玩游戏。

    “爸~,你这是什么大招...啊——,好鸡巴酷炫!”说到一半被我重重顶了
一下,后面的词就变了。

    “不许说脏话!”老婆的声音从楼上卧室传来,不过没有拖鞋声,看来她没
打算看看实际情况,我松了口气,继续我的“工作”。

    “爸,快快快,怼上去,干她,对,干死她。”女儿看来又快要高潮了,我
依言加快了我的动作,事实上我也快要不行了,想要拔出来射到外面,不过女儿
似乎察觉到了我的动作,屁股重重地往下一坐。

    “爸,对面……不行了,你快放大……大招,伤害——溢出——了。”我低
吼着“射了!”朝女儿的小穴里射出了精液,女儿的小穴剧烈收缩着,声音因为
高潮变得尖利,正好盖住了我的声音——吧?

    呼吸渐渐平复下来,我的肉棒仍然硬挺着插在女儿的小穴里,穴壁的软肉随
着呼吸一松一紧裹夹着我的肉棒,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慢慢顺着肉棒流了出来,
淌到我的裤子上。

    女儿再一次撑着我的身体把下身抬起,“啵”的一声,肉棒从小穴里抽了出
来,来回弹动了两下,上面油光水滑。女儿的小穴又再一次回复了一条线,不过
精液和淫液的混合物仍然源源不断地从穴口被挤压出来,精液和淫液混合的淫靡
气息在房间里荡漾开来。

    女儿抽了一堆纸把下身稍微擦了擦,俯下身来把我的西裤和内裤都扒到膝盖
,接下来她脱下丝袜,脱掉内裤,又把丝袜穿到大腿,然后脱掉连衫裙,抱着我
,潮红未褪的小脸靠在的肩上,在我耳边轻声说:“对面的刺客穿得好骚啊,爸
,你想不想干她?”

    我无法忍耐,把女儿压倒在沙发上,下身一挺,肉棒便又深深埋入了女儿的
小穴,女儿大声为我鼓劲:“爸,下路空了,快点上!”

    我大开大合地操弄着,女儿的子宫颈在不停的撞击下,似乎渐渐有松开的迹
象,女儿似乎也觉察到了什么,大声地喊着:“干对面的水晶,直捣黄龙,干死
他们——啊!!!”

    就在这一刻,龟头突破了子宫颈,深入了子宫,女儿咬着牙,痛苦的呼吸着
,我知道开宫的痛苦,也不敢抽插,就浅浅吻着她的小嘴,双手深入她的内衣,
爱抚着初见规模的蓓蕾。

    过了好一会,女儿的痛苦渐渐减轻,开始催着我动一动:“爸,不要老是在
中路嘛,下路那么空,你去干下路啊。”

    我不敢大力抽动了,女孩儿的子宫太过娇嫩,一有不慎,就是终身不孕的后
果,代价太过沉重,尤其在我身下的还是我深深爱着的女儿。我只是前后浅浅地
抽插着,前进时龟头轻轻顶着子宫壁,后退时龟头肉棱挤压着子宫颈,给女儿带
来快感。

    或许是子宫快感对女孩儿来说过于激烈,即使只是轻轻浅浅的抽动,女儿仍
然大呼小叫的,满嘴虎狼之词:“干死她——使劲——干翻她——再来——怼上
去——加油——好棒——顶上去——不能退……”

    这时,楼上主卧里又传来了妻子的声音:“丫头,催一下你爸,别玩了,你
还有作业要做,再不赶紧结束就没法准时睡觉了。”我遽然一惊,看向时钟,已
经快8点了,不知不觉已经一个多小时过去了,打王者别说一局,三局的时间都够
了。

    “我——快到了……啊不,是快结束了,爸爸这局马上就结束了。”女儿的
声音调整得很快,一开始是下意识带着呻吟的回答,反应过来后马上变成基本正
常的回答,不过在我听来还是带着微不可察的颤音。

    说完,女儿还穿着丝袜的两条腿勾住了我的背:“爸,对局快结束啊,你快
点射啊,对,干死对面的。”“不要纠结一塔、二塔啦,直接干三塔,用力,干
死对面。”

    我忍住狂操女儿子宫的欲望,勉力将肉棒抽离子宫,子宫颈随即又闭合起来
,虽然女儿有些怅然若失,但是我不能冒着让她终身无法怀孕的风险。回到阴道
,我继续大开大合的操弄,开始有了射意,又抽插了几次,龟头开始发胀,我用
力一捅,龟头前端又一次突破子宫颈,在她的子宫里喷射了起来。女儿被我这猛
烈一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一口咬在我肩上,随后我就觉得一股水流喷射
在我的肚子上。我一惊,潮吹?没想到女儿小小年纪就是能潮吹的体质。

    龟头搏动了十几下才停止了喷射,我从眼冒金星耳朵轰鸣渐渐恢复视力听力
花的时间就更长了,估计得有一分多钟,回过神来时,阴茎已经稍微软化了一些
,退出了子宫颈。而女儿仍然处于半昏迷状态,或者说还在高潮的余韵中。

    我抽出阴茎,女儿的小穴半开着,流着淫水和潮吹时喷射的尿液,但是精液
却没流出半点,恐怕是被锁在子宫里了。我站起身,抽了好几张纸擦拭我们的下
身,穿上裤子,拉上裤链,理了理被女儿几次高潮拧成麻花的衬衫,走到窗边,
打开窗,想要挥散客厅里浓重的淫靡气息。

    窗外的清风总算把女儿唤醒了,女儿脸上还满是潮红,眼睛看着我,轻轻地
说:“臭爸爸,人家的‘水晶’都被你干碎了。”

    我刮了刮她的小鼻子,给她倒了杯温开水。然后和她一起洗了个澡,当然是
很正常的洗澡,她已经不堪挞伐了,而我,一会还有公粮要交。

    洗完澡已经快到9点了,女儿还是惯例的钻到我怀里让我抱着,妻子终于出来
了,站在楼梯上喊我:“快点上楼啊,不然我关灯了。丫头下来,自己上楼,作业
不做,就知道粘着你爸。”

    “不要嘛,人家就要爸爸抱上楼。”女儿继续腻着我撒娇。

    “今天你爸战绩怎么样?”妻子有些戏谑地看着你女儿。

    女儿一本正经地回答:“战绩是7-2-1哦。”说完,又低着头悄悄在我耳边说
:“臭爸爸,把人家搞了七次高潮,自己才射出来两次,还把人家最后搞得潮吹了
。”

    把女儿抱进她房间,看着她把作业本拿出来:“差点就被你妈发现了,下次还
敢吗?”

    女儿抬头吐舌:“下次我还敢。”

    走出房门,闻着客厅里挥之不去的淫靡气味,我心中总觉得有些怪异。我和
女儿的事,妻子她......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吗?

     (未完待——可能有也可能没有的——续)

5.gif

3ffa0134

B2F  2021-12-05 00:01
(savetweetvid.com)
白丝萝莉女儿瞒着妈妈坐在我怀里看我打王者被干到高潮七十次               

494135.png

琉璃夜色

女儿的爽文确实很棒

none.gif

人忍忍

被女儿折磨到白银了是吧

928764.jpg

渣渣

B5F  2021-12-06 11:21
(炮友寻找中....................................)
大佬继续写啊!期待下文

794924.jpg

放縱不羈

B6F  2021-12-06 11:29
(无聊的日常)
想看后续

61496eacddaef1f9bcc7ab35.jpg

库卡库卡

666666666666666

none.gif

wo77mb

好!请务必继续写      ,太刺激了

9.png

牛头人酋长

B9F  2021-12-06 22:41
(#黑色红底高跟鞋#黑色小皮鞋#粉色猫爪棉袜#裸足#肉腿#腿环#腋下#短 ..)
卧槽 大佬写的真好啊 收藏了 期待续集

none.gif

89c7ec95

  

4.gif

f76fb2e8

我说,来点讨论剧情,讨论文笔的啊,别都是好的谢谢还想看啊.......

MD人都是贱的,写正常向小说的时候就希望读者说点好话不要成天就是喷喷喷

508145.jpg

剑锋掠指寒

B12F  2021-12-11 10:17
(更新?更新个屁!)

回 1楼(f76fb2e8) 的帖子

楼主避险意识满分,写黄文的都要事先声明角色均已成年,不过按女儿18来算,31岁的妈妈怕不是13岁生的女儿。
为了不恋铜,楼主决定了,让前夫来恋铜。
男主:你们抓恋铜,关我这个拥有31岁的妻子,18岁女儿的继父什么事,去抓前夫啊!
    

4.gif

f76fb2e8

回 12楼(剑锋掠指寒) 的帖子

yoooooooooo,大佬出现了啊,对我这写法还满意不。

该注意的还是要注意一下,我可不希望因为写得太真实被查水表啊。
另外就看读者自己把1X的X改成那个数字了

508145.jpg

剑锋掠指寒

B14F  2021-12-11 17:12
(更新?更新个屁!)

回 13楼(f76fb2e8) 的帖子

按妻子20岁结婚,当年就生下女儿,目测女儿也才满10周岁,恋铜,还是你强

4.gif

f76fb2e8

回 14楼(剑锋掠指寒) 的帖子

亲......需要我提醒一下31岁是你原文的人设吗?

炼铜竟是我自己.jpg

1198778.jpg

拉大车的小马

B16F  2022-01-03 10:49
(热爱学习的母系纯爱法师)
楼主牛逼

a7.gif

娘化妹控

B17F  2022-01-03 14:07
(嘛~)
好耶